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将掌控农村小额信贷【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53:12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国务院高层正在研究农村金融构架,农信社、农行、农发行谁来承办小额信贷也在研究之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建立以农信社为主体的小额信贷组织体系应在首选之列。”9月22日,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司长刘福合透露。

主导权争夺

从执行国家扶贫贴息贷款的职能由农发行转到农行之日起,小额信贷的主导权之争就一直为各方所关注,而小额信贷的主体与国家制定和执行的扶贫政策职能紧密相关。

1998年上半年,关于管理效率和金融合法性等问题的争论,引发了以国家财政资金和扶贫贴息贷款为资金来源、以农业银行为运作机构的政策性小额贷款扶贫项目体制上的变化。

到1998年6月,国家扶贫贴息贷款全部转归为农业银行管理,政府扶贫办开始代理发放农行扶贫贴息贷款,1998年下半年政府型小额贷款扶贫项目迅速扩展。1998年底,央行和农行有关人士对政府小额信贷项目进行考察调研,对政府扶贫办下设的扶贫社代理农行扶贫贴息贷款的合法性提出疑问,认为非金融机构不能代理和操作小额信贷这类实质是金融活动的业务。

1999年,扶贫贴息贷款又全部改由农行直接发放到农户,政府扶贫办下设的扶贫社围绕农行与农户签定借贷合同、发放小额贷款等活动提供服务,然而,政府小额贷款扶贫项目却仍然在体制和宏观政策等方面面临着一定的问题和困境。

2000年,农信社以存款和央行再贷款为主要资金来源开展的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和联保贷款开始涉入小额信贷领域。尽管在初期农信社显得有些被动,但在央行的大力推动下,农信社的小额信贷项目在2002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并以可能成为主力军的身份出现在小额信贷的舞台上。

来自央行的统计资料显示,到2002年底,全国有30710个农信社开办了此项目,占农信社总数的92.6%,两种小额信贷余额共近1000亿元,获贷农产5986万户;评定信用村46885个,信用乡镇1736个。

而作为小额信贷的始作俑者,以社科院扶贫社为代表的民间或半官方组织运作的小额信贷试验项目,由于自身在运营与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目前仍在探索之中,其金融合法性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如今,“中途退场”的农发行正在面临新一轮的职能调整。虽然,前不久该行行长何祥林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曾表示,农发行是否“重操旧业”把小额信贷业务从农行拿过来要取决于国务院的态度,但有迹象表明,随着粮棉购销市场化进程加快,粮棉流通领域政策性经营空间缩小,农发行粮棉收购贷款业务量出现大幅下降。

利益冲突

“谈到小额信贷,我的心里就很悲凉、很沮丧,小额信贷与小额贷款存在本质的区别,我们应把目光更多的放在贫困地区的小额信贷上,当前,中国的小额信贷正在萎缩,而且很厉害。只要你深入到老百姓当中去,听听他们要求给予服务的呼声,只要你有良心,你就会揪心。”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司长刘福合直言不讳地道明中国的小额信贷正处于“隆冬”。

他告诉记者现在扶贫贷款由农业银行发放,农行作为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而言,为了追求效益最大化,一方面进行商业化改革,另一方面大力收缩人力成本,“在中国上万人口的乡镇没有农行的分支机构已经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即使农行有愿望也不足以支持小额信贷了”。这必然造成农村弱势人口的边缘化。总之,“中国金融体制的改革太慢了,现有的金融框架已不利于小额信贷的发展,也不利于政府扶贫工作的展开”。

对此,农行农业信贷处武建平处长做出了截然相反的答复。“不是小额信贷的冬天,而是小额信贷质量的冬天,因为该投放的已经投放了,真正的弱势群体要靠民政救济,扶贫办应该是宏观政策的规划,不要研究具体项目贷款投向,金融机构要强调信贷资金自主经营。”

与农行相比,农信社觉得自己更冤。近3年来,负责农信社农户小额信用贷款与联保贷款的银监会合作部马忠富处长也为农信社叫屈,他说,农信社自身就存在资金的问题,还要拿出相当一部分存款资助“三农”,实属不易,况且财政根本就不予补贴。另外,央行的再贷款资金有限,所以央行下一步进行调整时,要考虑农信社资金来源问题,而农信社也应建立农村诚信体系,推广个人信用体系,打消央行的顾虑,争取央行更多的资金支持。

其间,马也谈到了农信社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但马依然相信农信社能担此重任。

而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戴根对此却抱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作为小额信贷的主力,农信社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很多成绩,“但如果农信社自身的问题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就无法在小额信贷中扮演重要角色。”

他建议,当前,针对中低收入的小额信贷不可能完全市场化,政府应当有专门的金融机构来从事这项业务,相应的金融机构也要分摊一点。

“小额信贷要把很小额度的资金送到成千上万个贫困农户的手里,工作量很大,成本很高,即使贴息到正常的商业利率,也赔钱,商业银行要盈利,政府要让它扶贫,这是一个难以化解的矛盾。”人大金融专家赵锡军觉得无论是农行还是农信社都存在这类困惑。

商务部交流中心小额信贷部白澄宇指出,尽管扶贫社也存在挪用信贷资金与贷款费率过高的问题,但扶贫社不以盈利为目的,与其他机构不存在利益上的冲突,这也许就是扶贫社的优势。

相对农发行而言,问题就要简单得多。在何祥林看来,作为农业性政策银行,农发行支持农村经济的发展“责无旁贷”,但如果农发行要做这项业务,由此引发的不良贷款,国家财政应该承担。

谁主沉浮

农行武处长对做好小额信贷业务充满了信心,“按照我们的思路完全可以做好,从量上来说,目前,农行发放的200多亿小额贷款应该足以起到扶贫的作用,国内的贫困人口9000万,大约有100-200万户,每户的投放量在1万元左右,如果这200多亿滚动起来就不得了了。”

他认为,其实,小额信贷应当与财政投入挂钩,与信贷扶贫资金下一轮投入挂钩。现在农行做起来比较困难,主要是面大点多,人多而且分散,光成本费用就得占7%-8%,尽管财政给予一定补贴,但离盈利还是有一段距离。将来不管谁来做业务也要按市场化模式来运作,政策性银行也要保本微利经营,关键是国家相关部门要提供管理、培养农户的能力。

对于农发行能否做好这项业务,武处长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农行都做不好,农发行更不可能自己来做,它从总行到分支机构总共加起来也才5万多人,也只能是委托信用社,一委托就会出现问题,因为农信社只负责发下去,不负责回收的风险,还要提取一定的手续费,甚至会出现恶性的‘掉包’现象,借发放小额信贷之机替换自己原来的不良资产,这种操作手法很简单,同一个农户向信用社借了2000元,‘左兜是自己的,右兜是别人的,只需换一张收据就可以了,还得加进利息’。”

众多专家表示,照现在的趋势看,扶贫社要想在小额信贷争得话语的主导权,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一点扶贫社自己的专家也表示认同。

可以想见,问题的解决最终还得靠农行、农信社自己。马忠富再三向记者强调,要坚持商业化运作,真正的贫困地区人口不是靠金融机构支持的,而是由财政部门救济。另外,小额信贷目前还没有纳入银监会的监管体系,从宏观经济政策上需要有机构来从事这项业务,但必须要有利益补偿,贴息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问题的关键在于谁都不愿意承担经营成本。

信息来源:经济观察报中国农业网编辑

再曝骗补加暂停新能源客车雪上加霜情侣玩具

新房开荒保洁价格是多少纸管机

现代简约风格书房介绍书房装修有哪些风格集成块

新能源汽车环球补贴梳理装饰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