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访猎狐办负责人刘冬猎狐2015箭已在弦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03:27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专访“猎狐办”负责人刘冬:“猎狐2015”箭已在弦

这句诗写的并不是一个单纯思乡的海外游子的心境。2014年的中秋节,犯罪嫌疑人“大老李”在境外押解转机途中看着国外的月亮,回望自己因为“一念执迷”导致的8年逃亡生涯,心中升腾起的除了对亲人的思念,还有愧疚和悔恨。

“‘大老李’归案以后主动配合调查,实际上绝大多数犯罪嫌疑人在国外过得并不好,对不起家人的负罪感和担心被捕的不安全感互相交织,很多人常年睡不了一个安稳觉。”公安部“猎狐2015”专项行动办公室主任、经侦局副局长刘冬告诉记者,“甚至有不少外逃犯罪嫌疑人见到中国警察后说,你们可来了,我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

2005年11月至2006年5月间,“大老李”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其公司在山东青岛开发房地产项目,伪造政府公文,以高息为诱饵,骗取100余名受害人集资款3300余万元后逃往尼日利亚。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于2006年8月17日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其立案侦查。在逃亡的8年间,尼日利亚警方曾经抓到过“大老李”,但狡猾的“大老李”又伺机逃脱了。

据刘冬回忆,抓捕“大老李”的过程中充满种种风险,可以说是“猎狐2014”专项行动中最艰难曲折的一次追捕。

“当我们接到确切情报的时候,也考虑到正在爆发的埃博拉疫情,抓捕工作能否往后放一放?可是埃博拉疫情什么时候得到控制无法预测,我们也担心错失良机,最终还是决定,去!”刘冬告诉记者,他在行动组出发前给每个人都发了一条微信,表达对他们能够舍小家为大家的敬意,几个兄弟传回来的表情都是表示要加油的“拳头”。

除了在疫区抓捕面临的险情,跟“大老李”斗智斗勇的过程也颇费一番周折。经过连日蹲守,缉捕队员与“大老李”所经营商铺的员工取得联系,随后又以做生意的名义联络到“大老李”。最终“大老李”没有经住金钱的诱惑,来到约定的商谈地点,被协助我方开展工作的尼日利亚警方一举抓获。

“大老李”是“猎狐2014”专项行动中共抓获680名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中的一个缩影。前所未有的辉煌战果让“猎狐”行动愈加有分量,也让百姓对“猎狐2015”专项行动抱有更大期待。

“今年我们并没有设定要抓多少‘狐狸’。我们更希望实现‘三化',争取在机制建设上,有所突破。”刘冬解释说,一是解决人力不足的客观情况,加强追逃专门机制建设,努力实现专业化;二是把去年专项行动取得的经验贯穿到日常的工作中,实现追逃常态化;三是解决在紧急行动中可能存在的细节不足问题,取得更完备的证据,使各项工作更加精细化。

此外,刘冬提到,除了追逃,还将继续追赃,相信随着对这680名犯罪嫌疑人的后续处理,赃款的流向和数额会陆续查清。

刘冬同时提到两个有利于“猎狐2015”专项行动的可喜趋势,一是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环境越来越好;二是基层公安机关也愈加重视这项工作。

“包括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在内,很多国家和地区都主动配合中国的海外追逃工作,一些国家和地区还成立了专门配合中国的行动小组。只不过国家和国家间有不同的程序和标准。”刘冬说。

刘冬告诉记者,尽管中国尚未和一些国家签署引渡协议,但是追逃和引渡的工作仍然可以以个案操作的方式进行。4月9日被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胡某,就是在我国与希腊尚未签署引渡协议的情况下,将逃犯成功引渡回国的范例。

“腐败和经济犯罪是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坚决反对的。只要证据充分、情报信息准确,‘猎狐行动’的战果必将进一步扩大,‘猎狐’的故事也一定会继续上演。”刘冬说。(“中国网事”记者高洁

李惊亚 刘景洋)

旗袍定做价格

旗袍订做

旗袍订制批发厂家

曲阜旗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