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SK电讯中国刘允3G时代手机产业的规则变了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2:08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2001年,以不循规蹈矩而闻名的韩国企业SK电讯到中国来寻找能独立开展业务的人才。这是韩国大企业中第一家直接选用中国本土人才来开拓中国市场的企业。直到近2年,韩国其他的企业才吸引在中、高层干部中吸收中国人才,在这之前,一直要承担沉重的外派管理层的成本。

“大多数韩国企业是一点一点地引进本人人才,而SK是一下子就做到底,从CEO就用中国人操盘。”SK电讯中国CEO刘允说。3年过去,SK电讯尝到了甜头。刘允作为一个稔熟本土市场、懂得电信行业规律的“海归”给SK电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SK电讯如愿以偿地成为杀入中国电信增值业务的第一家外商。4月8日,“联通时科”公司终于挂牌,此前的一个月,品牌业务“U族部落”已经正式搭载联通的增值业务平台上线了。

新浪科技总裁在线与刘允的对话从SK电讯在中国的增值业务谈起,而他不仅仅对这个话题给出了看法,他更是从业内人士的角度提出,3G时代,手机产业的规则变了!

SK为何进入中国电信增值业务?

新浪科技:SK电讯中国为何选择进入中国的电信增值业务领域?

刘允:以前运营商在中国都是以办事处的方式出现,SK电讯中国算成立得比较早的一个公司。可以做咨询、网络优化、系统集成、软件、硬件终端的一些销售、维修等,但是运营牌照需要特批。

SK电讯作为运营商进入中国的时候,也是中国加入WTO以后,电信运营业务是开放的时候。从管制角度来说是准入的,就是允许外资运营商按照进入的时间表——每年你可以进入多少个城市,开展什么业务,业务开放多少百分比等等。我们当时看到,增值业务是外商可以最早进入得领域,资本比例可以增到49%。做增值业务对于国家安全等问题不那么敏感,而这恰巧业是SK的特长。

韩国SK在增值业务的增长也给了SK在中国开展增值电信业务的信心。2003年年底,非话音业务已经在在韩国占到20%,呈逐渐上涨的趋势,现在打电话动手比动嘴多。这个时候,一般移动运营商还是5%、6%的数据业务,大部分还是话音业务。而SK电讯做增值业务的研发和创新能力特别强。SK从规模来讲比不上欧美大的运营商,财力也比不上他们,但是依靠亚洲文化来创新就做得很成功。现在“韩流”在中国也特时髦,什么电影、小说等文艺方面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韩国青少年在手机上可以享受到很多的增值服务,SK在这方面做得特别成功。

我们再看中国市场,话音做得非常成熟,网络覆盖以及容量都特别大,但增值业务就是短信,除了短信之外,其他的新业务都没像短信那样产生一个突然之间的迸发。这说明,新业务在中国还需要市场培育,产业链还没有完全做起来,整个产业链还需要一段时间。

很自然地,联通希望从95A到95B到1X,SK电讯在韩国已经做到了三个代理移动服务,增值业务又做得那么好,每天手机上有一万八千多种新的业务内容供人们下载和浏览,金融服务在手机上也很成熟,手机可以看电视……亚洲的文化是非常近似的,在韩国那么时髦,在中国也可以做到。只不过韩国早中国几年而已,中国未来几年一定也会发展起来。

第一个螃蟹没那么难吃

新浪科技:获得中国电信增值业务的第一个牌照是否非常困难?

刘允:不是很困难。外界看起来拖的时间比较久,其实算很快了。

因为以前没有外国运营商进入中国市场的先例,加入WTO之后允许你进入了,但是怎么个做法、怎么去运营都是大家需要创造的。现在中国和韩国两家运营商凑到一块,不是做手机生产或者是设备的供应,做运营意味着你要有品牌,要有研发,要有市场,要做计费,要有客户服务,这不是像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设个生产基站或者交换机就可以的。

当时我们的确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策划这个市场:到底做什么,现在市场提供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如果现在国内CPS增值业务一提供,那么还跟SK合作干吗?一定要有新的业务,SK在韩国网络上的经验可以借鉴,可以转移中国化、本土化,甚至在中国把好的CPS整合起来,把一些创新的理念能够加进来。

从策划到实施,签了合同之后,筹备一直在准准备工作,然后报批,然后报到信息产业部,每个部门一接到这个案子就知道,WTO允许外商可以参与经营,有的文件该怎么准备,比如现在这些文件不够,然后再去找。光是这些手续也需要花这么多时间:按照准入条件,在这个部门至少要90天之内回复,那个部门也需要60天,这都是WTO规范的要求。我们还是比较敢吃第一个螃蟹的人,当然总有点磕磕碰碰,后来我觉得还是顺利的,拿到了0001牌照,一拿到牌照,我们几个星期之后,服务就上线,拿到那个服务品牌U存部落,吸引了一批时尚、追求一些新的增值服务的内容,品牌出来了。服务业推出来了,我们还整合了一些SK手下的CP、SP,包括韩国的和中国的。

外界很多人说这真的了不起。一般外国运营商都觉得中国电信市场不太容易进去,也不太敢来踩这个水到底多深多浅。我觉得SK既然想在中国发展,增值业务是必然进入的领域。这个领域是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从打造品牌到开发客户,还有同上游的骨干运营商以及政府部门接触。这是SK真正进入中国运营的第一步。

新浪科技:这也是您在SK电讯里的首功吧?

刘允:我加盟SK电讯的当时就是想进入中国的电讯运营业,要进入中国的运营企业。SK我们最擅长的增值业务、新业务,我们很想在中国做,而且做成了。中国加入WTO后的开放也不是说说闹闹,是真格的,现在外国运营商进来了,的的确确发了外商投资的牌照。从政府的角度,吸引外资继续进来,SK电信在中国电信业里确实跨出了实实在在一步。我觉得还是有成就感。

新浪科技:现在上线的业务里面有多少是本土化?

刘允:大概有一半东西是原来韩国的,本地还有一些内容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

本地CP、SP机会在流媒体上有更多机会

新浪科技:本地CP、SP怎样才能介入“联通时科”的业务?

刘允:我们不是简单地接受本地的CP、SP提供的服务,因为我们要求有自己的品牌、品位、格调,还要有自己的业务规划。无论是国内国外的内容提供商,产品不符合我们的发展目标,我也不采用你的服务。我们还是非常注重形成自己的一个个性,希望能够在整个CP、SP增值业务领域里起到表率作用。毕竟联通和SK电讯都是运营商,一个是国呃逆的骨干网,一个在韩国做得比较好,希望能够带领业界往前走,朝着创新方向努力。

现在,电信增值业务的同质化非常明显,我们现在开始考虑流媒体,不再简单地是图片、铃声下载,同时可以有一些动漫的内容,手机可以看三五分钟的短片、MTV、一些动态的广告。包括希望以后手机对手机之间也可以发送。

增值业务未来需要一个标准

新浪科技:韩国在增值业务上有一些标准,中国是否也应该建立这样的标准?

刘允:增值业务平台规范的的确需要一个标准。中国现在还没有增值业务平台标准,目前运营商根据自己的需要,根据系统集成商、软件或者服务提供商可以提供的服务来做的。韩国的运营商也是做到一定时间后,政府出面来统一协调的。这些平台是兼容的,相互在原有的平台加一些内容,就变成一种强制执行的标准,否则对用户带来不方便,没有自由享受规范。

新浪科技:您认为中国再发展多长时间才能出台类似的强制性措施?

刘允:现在还没到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增值业务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培育,达到一定的标准,达到一定的成熟度以后,再来做标准化。现在市场都没有,还没到时候。

做终端可以让运营商掌握价值链

新浪科技:运营商哪里的增值业务平台标准统一了,但是如何解决终端的统一?

刘允:终端方面,去年SK电讯在中国做得非常好,给联通提供了CDMA的终端。

SK是最早做CDMA的运营商,韩国SK有自己的价值链:我们有自己的手机厂。设厂的目的不是和大牌手机厂竞争,而是从研发、测试推新业务的角度需要有自己的手机厂,这样能增值业务的很多环节上控制这个链的形成。

SK电讯也觉得做手机上有优势,因为是运营商自己做手机,他们最了解业务和网络。从某种角度来说,运营商推新业务至少有自己的一两款手机,同时把手机的标准规范全部公开,这样,其他厂商如三星、LG、诺基亚、摩托罗拉等等才能根据规范来出运营商需要的手机。运营商能牢牢掌握所有核心的环节——运营商网络好、业务好、平台好,到推新业务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或者价格特别高,运营商就被动了。

因此,在未来电信业务的链条上,运营商除了掌握平台、内容提供之外,必须介入终端。如果运营商自己不做手机,一定要有合作非常紧密的厂家。这不像话音业务时代,运营商发了多少个卡,手机厂商根据网络制式来生产手机,生产300万或者500万部,手机厂商讨论的是我要占多少市场份额。增值业务不一样,比如下个月运营商要推彩信、定位服务,或者其他的新业务,在业务规范没出来之前,哪个客户敢去买手机?增值新业务有业务规范,对软件、硬件都有一个要求,这把游戏规则就改了:支持新业务的手机需要与业务的研发、网络的设计、网络的发展相配套。

新浪科技:曾经有一段时间媒体说运营商要做手机,而最后运营商又都表态称自己不做手机,那么电信运营商怎么来迎接增值业务的大发展?

刘允:运营商不一定要介入生产手机企业,现在常用的办法是“定制”,他们可以向终端厂商“定制”与某项新业务适配的手机。“定制”的价格是可以控制的,比如说运营商向某些厂商定制价格1500元人民币或者2000人民币多少万部手机,看手机厂商能不能做,如果终端厂商觉得可做,运营商就必须把定制的量买走,这种方式也算是一种介入。以前是运营商把业务做好、网络做好,等着手机出来,常常发现手机没出来,出了几部也是很贵。现在,运营商在这种不同程度的介入已经开始了。

手机产业的玩法不同五年前

刘允:手机产业现在玩法可能跟纯话音业务的玩法不一样,五年前移动通信基本上是话音业务,现在出现了短信,出现了彩信,流媒体、可视电话等等新业务出来,不像以前那样,产业链稍微隔开一点,终端是终端,网络是网络。SK电讯这几年把整个链整合起来,自己做手机,又整合CP、SP,非常得心应手,为老百姓提供物有所值的服务。中国运营商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业务平台开始抓起来,运营商自己牢牢把这些规范,并且把技术抓起来。

SK电讯在中国电信市场都做得还不错,去年我们大概做得将近50万部的手机,通过和有牌照的公司合作,现在开始我们考虑能不能走到前面来。我们跟中兴合作,把我们的技术、把我们核心手机提供给他们,贴他们牌照。做到最后,市场反应非常好。

新浪科技:照你这么说,在流媒体,增值业务越来越占据主流收入的情况下,像现在国内TCL、波导,我觉得他们肯定会比较危险了?

刘允:现在国内一些厂商已经注意到研发,不仅仅是技术和材料上的研发,现在有一种误导,这个材怎么样能够软一点,或者里面软件要怎么样,这是一类研发,这是传统制造业的研发。我们现在讲的研发是运营概念的研发,研究我这个手机配合什么样的业务,怎么能够让用户最大程度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且物有所值,不能搞这个东西出来,而下载一个东西要收十块二十块,这样就没有人做这种服务。运营商开始往手机制造这个行业里进,同样手机制造业也开始向运营业务推出研发这一块来开始做,否则是纯制造环节。

新浪科技:我观察到今年手机厂商开发市场的一个特点,因为国内手机市场趋于饱和,所以就走出去,卖给越南、俄罗斯等手机生产不发达的国家。

刘允:对,这是一个特点。当我们整个移动普及率,像大城市都已经40%%、50%,在这样非常不平衡的市场里面,大城市里面不可能再指望每个月再增加用户。韩国发展电信业比我们国内早几年,他们的发展过程就出现了到某一个时间段,手机会被市场细分化,某一个服务出来,可能手机也就一两百万部,接下来新的业务又出来,配合那个业务又是几百万部,这是韩国的例子。在韩国一个电信服务生命周期变化特别快,6个月到10个月,好的能做到12个月。以前手机就是通话功能,大约有3年的时间,手机就是用来讲话的,可现在新业务出来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玩法和以前不一样。

新浪科技:SK在运营上有什么独到的优势?

刘允:既是运营商又是手机生产厂商这样双重的“两栖”作业这点优势特别强烈,你是运营商,你非常知道用户喜欢什么样的业务。如果你的目标市场是女性市场,比如一个新业务推出来,终端要做个适合女性的紫红色,借以帮助市场推销新的服务,与服务配合起来,做得淋漓尽致。终端业务与促销这一块连在一起,SK还是有非常独到的做法。我们在中国能够有一席之地做终端业务,我觉得也不奇怪,因为我们的其他纯生产手机厂商身份不一样。

深圳注册公司中介

代理记账会计

注册公司注销

深圳筹划税务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