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军荼明妃第47章欲印第九式破茧成蝶痛苦无比-【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7:13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第47章欲印第九式

我勉强抬起头,用被尿液和唾沫模糊了的双眼望向身后的小洁。为了让我得

到足够多的男人的「恩泽」,小洁在第一轮三个男人之后就使出了天仙销魂的法

门,虽然只是她自己的领悟,和妈妈的床上功夫想必恐怕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是在「加速榨取精液」这样简单的「任务」上,功力的深浅并不会造成太大的

影响。小洁运使天仙销魂的结果就是,我的身上很快就被一层又一层的唾沫浓痰

包裹,又很快被接踵而至的尿液冲开,如此反复,污秽不堪……

而小洁的身边,可以用「壮观」两个字来形容,到目前为止,她的玉唇、玉

洞和菊门已经接纳了一百多人的精液,也就是说,全村接近一半的男人都已经跟

她交合过了,天仙销魂的威力可想而知,小洁初出茅庐并不懂得如何节制,所有

被吸过的男人无一不是筋骨酸麻精疲力竭,倒在小洁身下,先是形成了一个十米

方圆的「肉床」,之后的男人爬上肉床与小洁交欢,力竭之后又在床上垒起了一

层……足足三层的男人,匍匐在小洁的身下,形成了一个肉欲的「祭坛」,在祭

坛的顶端,小洁欢快的浪叫着,涓滴不剩的吸收着男人们的精华,身上的香气越

发的馥郁,竟然慢慢的有了几分妈妈身上的味道。

「张楠,」小洁喝下一个男人的精液,突出鸡巴,对着全身沾满泥土、唾沫

和尿液的我娇声笑道:「张老师!告诉我,都是男人身体里出来的东西,味道为

什么差的这么多呢?」

「傻瓜……」我无力直视她媚光四射的眼睛,低头苦笑道:「精液……尿液

……能有多大分别?」

「哈!」小洁听出了我言语中的揶揄,有些愠恼的自顾自的说道:「当然分

别很大!我现在小肚子里暖洋洋的,像是有热热的细丝从小肚子一直传送到头发

尖儿!我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我还要更多的男人!」一手拍开递到嘴边的鸡巴,

恨恨的道:「想操我的嘴吗?去!再朝着张老师头上尿一泡!」

那男人得了圣旨一般,连滚带爬的跑到我的身前,话都没说,一股骚臭的黄

色液体浇了我满头满脸,更有一小半直接灌进了我的嘴里。

我对这一切早已麻木,只是心里略微惊讶于她体征的巨大变化:这个境界估

计已经接近了我从西藏刚刚回到北京时候的水平!可见天仙销魂一道竟然比我的

明妃之体更加容易速成,这天下的双修法门,不仅不止军荼明妃一家,恐怕比天

仙销魂更加凌厉的法门也不在少数吧。

小洁见我似乎对这种羞辱有些习惯的同时,居然还保有思考的理智,不由得

怒火中烧,喉咙发出闷声呻吟,把刚刚插进她嘴里的肉棒榨成了肉干,抬头向人

群里喊道:「老赵叔!你在吗?」

一个男人闻言急冲冲的拨开人群冲到了祭坛的边缘,一只大手抓住自己粗长

的肉棒,正在奋力的揉搓着,脸上显出跃跃欲试的神情,正是我在这个村子里的

「老公」老赵!

小洁下身一缩,粉臀轻轻颤动了一下,身下两个男人的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精华早已灌进了她的身体。「赵叔~ 」小洁骚浪的声音响彻山谷:「我今天全身

三个洞都是你的,不过有一个条件!」说着向老赵抬起下身,光洁无毛的玉门和

菊门里不见一丝白浊的精液。

「你,快,快说!」老赵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几乎当场泄精。

「你想操我几次,就得往你老婆,张楠,她的嘴里灌几泡尿!一滴都不许流

出来!」

老赵二话不说,兴冲冲跑到我的身前,一把将我从地上扯起来跪在他的身前,

把粗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进我的嘴里,还不等我说话,滚烫的尿液直挺挺的冲进了

我的喉咙直接到了胃里!

「呕!」我死命的推开他的身体,吐出鸡巴拼命的干呕着,颤抖着望向这个

睡在自己身边几十天的男人:「老赵……一夜夫妻百夜恩……你……」

老赵几乎没有听我说话的余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湖水边掬起一捧又一捧的

清水灌了下去,显然是在筹备着第二次的「经费」。

没多久,他兴冲冲的再次跑过来,捏开我的嘴巴又是一阵猛尿,接着又跑到

湖边……我跪在泥尘里,看着他往复「劳作」的身影,心里的悲凉渐渐冲向了头

脑,眼前再也看不见周遭的任何人,只有端坐在人肉祭坛上的美人。

「哈哈哈哈哈……」我拼命的仰天大笑,声震山谷,从地上捞起一把又一把

的由尿液和成的泥土抹在全身上下,看着小洁莹白的身子叫道:「你!你是妖孽!

只有我!我才是这世上床上最厉害的女人!我是军荼明妃!我能把全世界的男人

都吸干!」

「不,」小洁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指着自己自行翕张的嫩穴:「喏,看见这

里了吗?我的东西,你没有,你只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没有男人愿意跟你上

床!」

「你……」我一口鲜血喷在恰好走到我身前准备再次「开炮」的老赵身上: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张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你听好了!」赤裸的丽人站在人肉的祭坛上高声道:「我叫,岳云洁!」

「岳云洁……我记住了……」我凄然转向面前身上沾满我的鲜血的老赵,笑

了笑,说道:「别白费力气了,不管你弄我几次,一会儿也只能在她身上射一次,

你没那个力气,我倒是推荐你……一会儿直接操她的穴。我身上没有穴,这些日

子你也算辛苦了……」

「老……婆……」老赵猛地跪在我的面前,哭道。

「别假惺惺了,」我不看他的眼睛:「哭成什么样,一会儿还是得操她不是?

我认了,老赵。要是你心里还念着我的好,」我伸手指向旁边的湖水:「就麻烦

你别嫌脏,把我抱起来扔进这湖里让我淹死吧,哦,我不会游泳,小洁你也放心。」

「老婆你……」老赵手足无措的看着我,眼里竟也充满了不舍。

「按她说的做!」小洁命令道:「否则你就别想碰我的身子一下!张楠!便

宜你了,去死吧!」

「看,人家都发话了,别耽误了你们的好事。」我看着老赵,凄然道。

老赵一言不发,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过了一会儿,他头也不抬的猛然抱起

了我!我的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巨大的水声响起在我耳边,冰冷刺骨

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四肢百骸……

……

我的眼睛一直睁着,眼看着湖水没过了我的视线,岸上的一切反而无比的清

晰:老赵正在头也不回的冲上人肉组成的祭坛,小洁笑吟吟的搂住了他健硕的身

体,下身耸动接纳了他的肉棒……

好一幅活春宫啊……他还是被自己的鸡巴支配了……男人嘛,呵呵……

湖水冰寒彻骨,瞬间荡涤了我身上的污秽,我觉得还不满足,奋力张大了嘴

巴,拼命克制着自己的身体本能,用口鼻接纳着冰凉的湖水,希望清澈的湖水能

够把我身体里的污秽也洗个干净。湖水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它们从我的嘴和鼻子

涌进我的内脏,贯通了我的全身,此刻我的身体从内到外都是干净冰冷的了。

是的,冰冷,彻底的冰冷让我几乎跟湖水融为一体。以前听说人在冻死或者

溺死之前神志会首先模糊,进入无意识的状态,此时我确信自己的肺部已经充满

了水,身体也逼近了零度,可是意识却无比的清晰,眼睛能观察到的景物远比在

岸上更多更细致,耳朵也通过水的传导听得到岸上的一切声音。我不清楚这是人

濒死的体验,还是别的什么。

岸上的人肉祭坛的面积在不断的扩大,那是越来越多的男人被小洁吸干的结

果。没有了羞辱我的限制,男人们不免蜂拥而上,把中间的大战的小洁围了个里

三层外三层,小洁柔美的身姿在男人们的身体间时隐时现,她得意的浪笑夹杂着

舒爽的呻吟声,催促着男人们更加奋不顾身的上前。

我望着那白花花的肉体组成的欲望之花,在飘忽不定的水面下,显得既真实

又虚幻,那朵花对于身在其中的男人们来说,无疑是天堂,但又处处透出地狱般

的阴诡,身在其中的小洁圣洁得犹如仙女,但眉目之间又像极了吸血的恶鬼。

或许……这就是性爱的真正面目吧,极乐的地域,世上的哪个人能够抵抗?

突然间,小洁的目光似乎穿过人群,穿过水面,于我对视了。我读懂了她眼

里对我的轻蔑和志得意满,那双妙目注视着我下身的肉棒,我看得清她的嘴唇翕

动着,对我说:「你啊,终究都体会不到我的快乐!」

「是啊……我终究是个男人。」我看着她的眼睛,苦笑着回答。

「所以啊,去死吧。」小洁的脸上笑意更甚。

「……」我无助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自己的身体缓缓下沉,再听不见岸上的

淫声浪语。

「明妃,你放弃了吗?」浑厚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胸前的玉佩精光大盛,

排开了我身边的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下空间。

我并没有睁开眼睛,心里连一丝涟漪都不曾泛起:「阿修罗,不必再跟我说

什么了,我是个男人,而你,也只是个喜欢鸡奸男人的变态吧。」

「你忘了之前在床上的种种快乐了吗?」一反常态地,阿修罗的声音中居然

有了一丝焦躁和不甘。

「记得又如何?有下面这根东西在,我终究只是一个用屁眼取悦男人的……

男人吧?」我的身体继续下坠:「更何况,我确实已经忘了过去了。」

「儿子,你终于想通了。」耳边又响起一个熟悉的柔媚女声,是妈妈。

「妈妈,我想通了,可是,我就要死了。」

「你也不想让你的儿子就这么死掉吧?」阿修罗的声音再次响起,与此同时

我的眼前亮起熟悉的耀眼白光,我睁开眼,看见阿修罗挺立着绝伦的肉柱的身影

在我面前出现。

「我当然不希望我的儿子死掉……」妈妈赤裸着身体,丰满白嫩的乳房在水

中摇晃着:「可是,让我的儿子做阿修罗的性奴,我张素馨决不能答应!」

「笑话!你们张家世世代代乱伦,不就是为了生下明妃?明妃张楠就是为我

阿修罗的修行服务的!」阿修罗狞笑这抱住妈妈,一只手攫取了妈妈的乳房: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张素馨也是我的性奴!」

「是,这是张家的宿命……」妈妈并没有反抗阿修罗的轻薄,低声道:「我

的两个儿子都为了明妃之体付出了代价,可是得到的回报就是这两个孩子悲惨的

命运吗?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荷荷……」阿修罗粗暴的挺起肉柱在妈妈的腿间来回摩擦着,带出一丝丝

滑腻:「阴谋,你又怎么能确定,你现在所在的,不是另一个阴谋?」

「是有怎样?」妈妈的鼻息越来越重:「我只知道,道长是与你阿修罗作对

的,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我暂且不与你争辩这些,」阿修罗抚摸着妈妈的肉体,低声笑道:「你看,

你的儿子虽然换回了男子之身,可是现在已经快要死了。识相的话,还不如跟我

一起渡他突破境界,达到那全阴全阳之地……」

「全阴全阳?」妈妈浪笑道:「我来自然是为了救他,但是我现在从水里救

走他就足够了,全阴全阳……你会有那个好心?」

「呵呵……我总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明妃就这么当个男人吧?」阿修罗低

头吸住妈妈的乳房。

「阿修罗,实话告诉你!」妈妈有恃无恐的笑道:「我如今天仙销魂之体大

成,又吸了儿子的全部真精,今天来到这儿我并不怕你!所以你既然说得出全阴

全阳,我姑且为了楠儿这苦命的孩子信你一回!你要是耍诈,我也有信心吸干你!」

阿修罗闻言大笑:「张素馨,你如今今非昔比,我也不得不对你另眼相看!

可是要说吸干我,恐怕你是痴心妄想了!你自命道行高深,怎么连如今的我

并非实体都看不出!?」

妈妈美目一眯,过了半晌冷笑道:「原来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也罢,跟

你虚鸾假凤,正好给我的儿子启蒙。」说着转头看着我的眼睛柔声问道:「儿子,

你真的想好了,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吗?」

「我……」我捂住脸,泪水仿佛潮水般涌出:「我想要做个女人,我受不了

岸上的那些侮辱!我本来就应该做个女人,是不是?」

「你看,他自己都这么说了,是不是?」阿修罗得意之中,语气里有了一丝

欣慰。

「好孩子,那妈妈就成全你,帮你打通这最后的关卡。」妈妈柔声道,玉臂

绕在阿修罗的脖颈间,含羞带臊的说道:「今天为了儿子,就便宜了你……这男

女通吃的色鬼!」

「今天之后,恐怕就是只要女人不要男人了!」阿修罗哈哈大笑,身下的肉

柱暴涨!几乎与妈妈的小腿的长度相差仿佛!

妈妈把那吓人的肉柱捞在手里揉搓着,一边仿佛在与我唠着家常:「楠儿,

你做了明妃这么久,妈妈问你,女人跟男人的区别是什么?」

我不假思索:「女人和男人的下面自然是不同的。」

「如何不同?」这回换做阿修罗问道。

我心里奇怪他们突然停止敌对,又问出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接着回答道:

「女人的下面能接纳男人的精液?」

「傻儿子,那你的屁眼之前也能让男人一泄千里,欲仙欲死,为什么你不是

女人?」

「怎么能一样?我的下面是鸡巴……」

「这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阿修罗闭目吐气,龟头膨胀得犹如巨大的鹅

蛋。

妈妈握住阿修罗的肉柱,缓缓蹲下,玉唇凑近阿修罗的龟头,扭头对我道:

「楠儿,你想想看,你之前愿意给男人口交吗?」

我默然想了很久,摇头道:「不愿意,我的口交,都是为了让男人尽快射精。」

「这就是关键了……」阿修罗跟着道:「不光是口交,明妃,你的所有床上

的动作,都是为了让男人尽快射精给你,是不是?」

过往在床上的一幕幕在我眼前闪过,我不得不点头道:「是的,可是这有什

么问题?」

妈妈并没有急于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媚笑着含住了阿修罗巨大的龟头,缓慢

的吞吐著,望向阿修罗的脸的双眸尽是春情,让我不由得怀疑刚才他们两个不共

戴天的样子是不是演戏给我看。

「嘶……」阿修罗罕见的露出忍耐的表情,接着说道:「这就是问题本身。」

我不明所以,看着妈妈吞吐著那黑红色的巨大肉球,仿佛在品尝世上最美味

的东西,心中忽然有所领悟,却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妈妈吞吐了一阵,缓缓吐出龟头,浪笑着双手攀上阿修罗的肩膀,一只手抓

住他的肉柱,把它贴在自己的身上,转头对我说道:「楠儿,用你的经验告诉妈

妈,阿修罗的这根东西,现在妈妈的身体能容得下吗?」

我定睛望去,发现在妈妈的一番努力下,阿修罗的下体已经粗得跟妈妈的纤

腰仿佛,最可怕的是从长度来看,那根东西的长度几乎能够从妈妈的下体顶到妈

妈的胸腔!贸然做爱,恐怕一下就能把妈妈的心肺捣个稀烂!

「不能!妈妈你不要!」我几乎哭了出来,估计是妈妈想要救我,所以要和

阿修罗云雨换取他的帮手。

「楠儿你看好了,妈妈告诉你什么叫作女人!」妈妈紧咬着樱唇,握住那硕

大无比的龟头,抵在自己的洞口,一只脚抬起勾住阿修罗的腰,一声长吟,那龟

头堪堪顶进了妈妈的身体!

「不要!妈妈!我不要当女人了!你快……」我疯狂的喊着,泪水横流 .

妈妈转过头看着我,脸上并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反而是满面红潮,显然是

高潮了一次!我低头望去,那龟头已经完全进入妈妈的身体,巨大的棒身正在缓

缓前进,妈妈的下身张开得如同足球直径大小,那绝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

骇人的景象还在继续,那肉柱在妈妈身体里前行的过程清晰的在妈妈的肚子

上显现出来,妈妈的小腹很快就要被冲破,而肉柱在体内的长度还只是一小半而

已,可想而知,妈妈的玉宫现在已经撑到了极限!

就在这时,妈妈曼声长叹,声音无比柔媚无比勾人,下身汁水淋漓,涂满了

整个棒身,紧接着另一只脚也绕在阿修罗的腰上,双腿用力狠狠一收,我惊叫声

中,妈妈已经把阿修罗的全部下体吞了进去!

「天啊!这怎么可能!」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啊~ 」阿修罗罕见的浑身肌肉收紧,努力的忍耐的表情不言而喻:「明妃,

仔细看着,可别辜负了你妈妈呀!哈哈哈~ 」说着居然抽插了起来!

「你快停下!」我来不及阻止,妈妈的浪叫已经充斥了整个空间!我定睛望

去,才发现妈妈并没有大碍,反倒是处在无边的快乐当中!我放下心来,才有余

力仔细看着他们交合的细节,很快就发现了关键所在:妈妈的骨盆几乎变宽了一

倍,带得玉臀也跟着变大了一倍,显得无比丰腴,这才解释了为什么妈妈的下体

能够张开到那么大的程度。我再向上看,发现妈妈的腰腹也已经延展了接近一倍!

之前几乎能顶到心肺的长度现在应该堪堪顶进子宫,正是女人最痛快的程度!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我瞠目结舌,跟着发现妈妈的整个身

体并没有因为骨盆和腰腹的巨大变化显得畸形,而是跟着一起巨大化,现在挂在

阿修罗身上欲仙欲死的妈妈,有着几乎与阿修罗相等的身材!

「孩子,」妈妈在不断高潮的余韵中转头对我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吗?女

人,跟男人最大的不同在于,女人是天生负责容纳的!」

「你之前修炼的一切,无论菊门还是双足,都足以号称世间最完美的性器,

可是你仍然不是女人,因为,你的性器官,是为了榨取男人而运动的。」阿修罗

补充道。

「容纳,容纳男人的一切,用你的一切容纳男人的一切!这就是女人!」妈

妈的娇喘和淫叫组成了最欢乐的乐章。

醍醐灌顶,我如今才明白这个词所表达的意境。是啊,我从来都不喜欢给男

人口交,因为同样是男人的我心里总是觉得鸡巴是肮脏的,自己贵为明妃,沾染

那么肮脏的东西是不应该的。同样的,我榨取男人的精液只是为了换来自己短暂

的欢愉和炼化精液之后的舒爽,我几乎都没有仔细感受过男人的肉棒在身体里的

形状和热度,一切的交欢,只是为了交换而已,用我的身体交换男人的精华。

「我明白了!妈妈!」我兴奋的大叫:「要有容纳男人的真心,用身心接纳

他们,这才是女人的天性!」

「孩子,得到了女人的天性,你才有可能真的变成女人。」妈妈微笑着赞许:

「但是,这还不够。」

「还不够?」

「嗯,还不够,孩子。」妈妈低声道:「如果一味的容纳,你不免会迷失自

我,沦为男人的玩物,」说着横了一眼大肆进发的阿修罗:「你第二个要明白的,

是快乐!」

话音未落,努力进出的阿修罗突然咬牙停了下来,妈妈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笑道:「怎么了?不敢继续动了是不是?」

阿修罗恨恨的道:「道家的东西果然有些门道,但是也不至于怕了你!」说

着又抽插了起来,只是动作迟缓了很多!

「看见了吗?宝贝?女人啊,要能在男人身上得到真正的快乐,并不是表面

上的肉体快感!」妈妈紧紧贴在阿修罗身上,笑道:「你看妈妈,表面上是在迎

合他的家伙,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婉转承欢,他进进出出,多么凶猛,是不

是?可是啊,其实都是女人在包裹着男人,他们的鸡巴脱不开你的穴,他们的全

身就在你的掌握中,你抱着他们,就像抱着婴儿。真正的征服,是女人征服了男

人!」说着妈妈伸手指向岸边那蠕动的肉体组成的花:「你看,小洁天生媚骨,

说白了也就是提前明白了这个道理,相比之下,楠儿你的天赋远高于她,也只是

限于这个道理罢了。」

「所以说,在床上……」

「没错,在床上,女人才是主导,女人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妈妈突然夹紧

屁股,阿修罗居然无法动弹!紧接着,妈妈的玉足踏在阿修罗的腿上用力一蹬,

飞身跃起,洒下一大片汁水,笑道:「我配合完了,阿修罗,下面开始你的全阴

全阳吧!」

「呵,」阿修罗抖了抖自己的肉柱,心有不甘的道:「那就等把你的儿子变

成女儿之后……再跟们母女做爱。」言下之意,竟是已经把我认定成了女人。接

着转身问道:「明妃,你可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白莲谷?」

这又是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我摇头表示不知,心里还在思考着妈妈刚才的

点拨。

阿修罗一声断喝,仿佛炸雷,把我从思考中拉回现实,只抬头向水面上看了

一眼,心里的震惊竟然不下于刚才妈妈说的话。

从深水中向上望去,环抱这湖水的三面雪山被水面折射扭曲了形态,不再是

割裂的三座山,而是连为一体混若一朵盛开的白莲花!与此同时阿修罗向水面伸

手一指,一股乱流将白莲的形态再次扭曲,那一瞬间,我看到的竟然是一个栩栩

如生的女人,她的双腿紧紧盘在自己身体两侧,双足并拢在一起贴在腿上,双乳

贴在双膝上,下体大大的张开,联动着骨盆也以奇异的形状向左右分开……

「这就是欲印的第九式……你一直没有参悟的那一式!白莲式!」阿修罗威

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一式的功效不在男人身上,它的作用,就是把你变

成女人!」

原来……一切早已注定!我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就要摆出这奇异的一式。

此时妈妈的声音传来:「楠儿,按我们张家的典籍所载,白莲式施展的条件

是浑身真精尽失,需要以真阳的姿态转为真阴的姿态。」

「妈妈,我现在不就是真阳吗?」

「没错,可是,这样一来,你的骨骼僵硬,运使白莲式无异于脱胎换骨的痛

苦,你能忍受吗?」妈妈关切的问道。

「妈妈,事到如今,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我苦笑着看着她。

妈妈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退到了一旁。我闭上双眼,依照记忆中群山组成

的形状,将双膝紧紧贴在胸前,一双乳尖点在膝盖上。仅仅是这个姿势,就让浑

身僵硬的我苦不堪言,双腿和胯部钻心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抬起下体,想象迎接男人的样子!」阿修罗威严的声音传来,我依言而行,

将下体高高耸起,不顾下身肉棒如何丑陋不堪,迎向阿修罗的方向,心中却无比

悲苦的想到:「这副身体,他如何能看得上……」

「还不够!再打开!」阿修罗的声音越发不满和严厉起来。

「楠儿,做女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人都说脱胎换骨,可谁知道脱胎换

骨的苦痛呢?」妈妈的声音中充满不忍和怜爱。

「啊!」我再次努力分开下体,胯部的疼痛占据了上风,我痛苦的嘶号着,

在这水下的空间里忍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再打开!你以为你这样的男人我阿修罗会喜欢操么?!」阿修罗冷笑。

「你!你明明……」我睚眦欲裂,这些日子里经历的所有屈辱一股脑的涌上

心头,之前用明妃之体与阿修罗颠鸾倒凤的情景也一同涌现,难道这一切都是虚

妄,我一直都在别人的股掌之间被人玩弄吗?

「什么狗屁白莲式!?不就是想废了我另找别人么?」怒火让我逐渐失去理

智,嚎叫道:「我就废给你看好了!」说着咬住下唇,双手牢牢抱住自己的大腿,

将两条小腿绕在脖子后面,接着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抓住两只脚,足心对在一

起,狠狠的向背后一按!

这个动作与白莲式大相径庭,本身将双腿绕在脑后,对于有瑜伽功底身子柔

韧的女人来说,虽然困难不小但是还能够堪堪完成,然而对现在的我来说无异于

亲手毁掉下半身的关键骨骼关节,更不用说,我将双脚对起狠命按向身后,其

「功效」就是自己将整个骨盆硬生生掰开撕裂!

此时此刻,我心中所想早已不是什么变成女人,凭的只是自暴自弃的一腔孤

愤!

「咯嘣!」骨骼是天然的传声器,巨大的声响从我的下体传来,直接传进了

我的大脑,外界却未必能听得到。外界同样无法看到,我的骨盆被硬生生的撕裂

摧毁,整个下体软软的塌向地面,体内大量的出血直接涌进了我的内脏,我惨叫

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知觉正在和生命力飞速的流失!

几乎昏迷的我跌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脸庞触到的是香气馥郁的乳房和软中

带硬的乳头,是妈妈。我努力睁开双眼看着她,心里说不清是怎样的心情,有母

子团聚的欣慰,也有对她夺取我真精的仇恨,更多的是深深的不解,不解她这前

前后后所作所为的初衷……

一滴热热的泪水滴在我的脸上,我看着妈妈泪眼婆娑的样子,心里突然对一

切都释然了,于是用最后的一丝力气试图抬起手拭去她的泪水,这时妈妈一把握

住我的手,力气大得不可思议:「孩子,别睡!妈妈在,听妈妈说!」

就要听不见了,我希望留给这个世界最后一个笑容,正要微笑着闭眼睛的时

候,妈妈拼命的贴住我的耳朵,拼命的喊道:「楠儿,张楠!就是现在!快观想

你的下面!作阴牝观!」

「阴牝观」这个词语我是第一次听见,但是濒死之际的心思明澈恐怕是常人

难以想象的,所以才有常人在濒死之际看见过去人生的种种情景的事情发生。

「阴牝观」,妈妈此时说出的这三个字并非道家所学,反而是「观想」二字明显

的带有密宗的意味,至于「阴牝」二字并不奇怪,正是女人下体的古称,妈妈是

在让我遁入虚空,想象自己下体是女人阴部的样子!

我无暇顾及为何妈妈能够身负密宗和道家修行的双重精要,借着意识模糊的

机会,努力保住心神不散,将全部的意识集中在自己的下体,想象那里是一个女

性的阴部!

一股热流猛然从全身冲向下体,奇变发生之际,我模模糊糊的听见阿修罗狂

放的大笑:「哈哈哈哈……成了!张家家学渊源,果然了不起!」

封天传破解版

范特西篮球大亨lo

1088娱乐彩票

畅感萌宠家族无限金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