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军荼明妃第49章为郎君羞黄雀在后-【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8:24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第49章为郎君羞,黄雀在后

「呀……」我一声尖叫,几乎昏了过去。异物入体的撕裂感在这一刻才完全

显露出它的狰狞,原来妈妈之前只是徐徐进入,兼且进入之后再不做任何动作,

是以感受并不明显,加之我的注意力一直被妈妈讲述的可怖事实牵引着,更几乎

忘记了下体中的异物。此时妈妈突然长驱直入,我毫无预备之下被杀了个措手不

及,那锥心的刺痛和撕裂感让我的全身痉挛起来,双手紧紧的抱着妈妈的香肩:

「妈妈……慢点儿,好像是出血了……」

「明妃的宝穴,要是给弄出血了,可是奇闻一件了!」妈妈并不为我的温香

软语所动,依旧大加挞伐,腰臀急速摆动的样子活像一个欲求不满的痴汉,脸上

却布满了渐入佳境的红晕,更显得她娇媚可人。

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真真切切的得到了处女开苞的时候的体验,我相信现今

的疼痛就是那种女孩到女人转变中不可缺少的那种感觉,与此相比,之前菊门第

一次被插入时的疼痛根本算不上什么,不惟痛感级别相差甚多,更重要的是,现

在满满占据我的内心的,是将自己的初夜交给别人的无限娇羞。

「嗯……啊……居然就这么……哎哟……被你拿走了……」这是我和妈妈相

认之后,我第一次没有叫她「妈妈」,因为在现在的我的心里,面前的人并不是

我的妈妈,而是夺取我宝贵第一次的「男人」,尽管这个「男人」杏眼桃腮,身

姿曼妙,肆意进出我的身体的时候同样的娇喘吟吟。

「宝贝儿,可后悔么?」妈妈淫笑着抚摸着我的俏脸。

「不……不后悔,做女人……真好!」我的贝齿紧紧咬着嫩红的下唇,脸上

像着了火一样滚烫,蒸起无比清冽的汗香,催动着妈妈的情欲。

「既然不后悔,为什么宝贝儿的表情……这!么!痛!苦!」妈妈说到最后

突然奋起全身的力量,死命的将滚烫硕大的龟头掼进了我的深处,她的马眼紧紧

的贴在了我的龟头马眼变成的「子宫口」上!

「啊……」我的声音只能用「惨叫」来形容,双足紧紧地在妈妈的腰上扣死,

上半身却狠狠地向远离妈妈身体的方向用力仰起,一双仿佛被注满了鲜奶的豪乳

被身体拉得居然有些扁平,但嫩红的乳头依然傲然立在空气中。

妈妈樱口轻轻含住我的乳头,下身一刻不停的用力冲击着我的身体,嘴上配

合著下身的节奏轮番吸吮着我的乳头,浪笑道:「好女儿,你小的时候吃妈妈的

奶吃得可欢了,想不到有一天妈妈还能吃到女儿的奶~ 」

「妈妈……乱说……我又没有生育……哪有什么奶……哎哟,咬疼人家了~ 」

我只觉得又痛又快,胡乱颤声道。

「怎么不能?宝贝女儿莫小看了万道森罗的力量!」妈妈将肉棒从我的身体

里退出一半,吐出我的乳头,自信满满:「先低头看看你的下面吧,傻姑娘!」

疼痛稍见缓解,我无力的低头看向我们交合的地方,立刻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女性下体本是由肉棒经万道森罗演化而成,在两腿之间本是平坦无比的

一片肌肤上开了一个口子而已,如果没有顶端那一点阴蒂的点缀,恐怕男人见了

倒会不明所以而后意兴阑珊,任我穴内如何紧致诱人也无人造访。而就在妈妈抽

插了一阵子之后的现在,我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完完全全配得上「女人的

阴部」这个称呼:由肉棒分离出来的阴蒂被坟起的嫩肉包裹起来,正在努力地探

出头来,妈妈粗壮的肉棒周围,是厚实却不失娇嫩的大阴唇,却全无一般女性阴

唇的暗黑色,只是微微透出些暗红,妈妈轻微的抽动肉棒进出之时,我体内的嫩

肉被一点点的带出体外,逐渐形成了有部分突出大阴唇的小阴唇,正式民间俗称

的「蝴蝶逼」……

「难道是因为……」我惊喜连连,竟然说不出一个整句。

「没错,孩子,」妈妈对我内心的准确推测很满意:「我们的万道森罗心法

最擅变换身形,大到身材样貌,小到每一寸肌肤的形状,只要以情为媒,都可以

随心所欲的变换。刚才你和妈妈交合的时候,一心想着接纳包裹妈妈的肉棒,下

体自然就会变成最适合被肉棒进出的形状。」

「妈妈,你是说要动情?」

「当然,万道森罗本身就刻在张家女人的脑子里,不立文字,但是要想催动,

必须要有用身体完完全全接纳男人肉棒的真心,无论趴在你身上的男人英俊还是

丑陋、贫穷还是富贵、品性高洁或是恶贯满盈,我们都要把自己当成他们此刻的

妻子、妹妹甚至母亲!」

「妈妈,这好难……」我对这不亚于明妃秘法的奇特功法深感惊诧,更没想

到催动这万道森罗的心法居然如此独特,尽管自己已经全心全意的原意做个女人,

可是我如今已经懂得正视自己真正的内心,知道自己肯定无法做到妈妈所说的那

样「人尽可夫」,诚然,「人尽可夫」表面上来看早在我变成女身之前就已经做

到了,可是那时候的自己心里还只是为了榨取男人的精液以完成对他们的征服,

究其本质其实与男人强奸女人无异,可真正的女人心显然并非如此,即便是阅男

无数的荡妇,在床笫之间两情相悦之时,也是一个包容者的角色,所谓女人为坤,

「地势坤,厚德载物」说的也无非是这个道理,可如今的我还真是做不到。

「傻孩子,这其实一点儿都不难,」妈妈捧着我的脸,注视着我的双眼,下

身缓缓抽动:「看着我,告诉我,我是谁?我是男是女?」

这个问题让我大惑不解,眼前的人艳丽无双,一对傲人的双峰正在随着下身

的挺动在我的胸前揉来转去,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十足十的绝世美人,更何况还有

着「妈妈」的身份。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是妈妈啊,自然是个女人。」

妈妈柳腰一摆,悍然加力对我的花径展开了一轮猛攻,一边喘息一边笑道:

「那我下面这东西怎么解释?我正在操你啊,张楠!」

「啊啊啊,不要,你轻一点儿,我可是……唔,」我娇吟着突然脑海中灵光

一闪,强忍住一声呻吟,低声道:「你是说……?」

「回答我,我是谁?我是男是女?」妈妈的攻击一浪猛过一浪,巨大的快感

几乎将我的意识淹没了。

「呜……」我抬起手腕捂住嘴唇,咽下一声销魂蚀骨的呻吟,努力维持住了

意识,心下一横,娇滴滴的答道:「你……你是……带着鸡巴的臭男人,是我的

老公……啊~ 」我的话音还未落,胸前突然升起一团热气直奔我的下体交合之处,

我低头看去,自己被大肉棒撑开的大阴唇正在慢慢的收缩,渐渐没了之前刚刚形

成时的肥厚,变得纤秾合度,粉嫩得像是初绽的樱花,与之前有些肥厚,粉嫩中

略带些暗红的大阴唇相比,现在的这幅妙物简直可以说是天造地设举世无双了!

「真好看……只是这蝴蝶……逼……哎呀,好羞人!」我满脸通红的伏在妈

妈身上低声呢喃。

「见识到万道森罗的威力了吗?」妈妈此刻的声音中充满了男性征服者的威

严。

「好厉害~ 啊~ 大鸡巴好厉害,我的好哥哥,好老公,深一点,再深一点,

亲亲肉肉~ 」我索性解开了内心的全部禁锢,淫声浪语一浪接着一浪,眼前的人

也不再是温柔如水的妈妈,而是在我身体内纵横驰骋,大加挞伐的男人,我的男

人!

「好个食髓知味的浪货妮子,叫的这么大声,想把我的精直接叫出来是不是?」

「坏人~ 才没有,我只是想要……下面的东西好看……」我偷眼看着下面,

樱花一样的阴部吞吐著狰狞的肉棒,两瓣小阴唇仍然在外面放肆着,虽说沾了淫

水的它们显得无比娇艳,绝对称得上一代名器之相,可是无奈不在我的审美范畴,

此刻想依样画葫芦的把它们变没,却是完全做不到。

「你的目的性太强,就掩盖了女人交合的真心,是无法催动功法的哟~ 」妈

妈笑道:「心中只要存想你希冀的样子,剩下的就交给交合时的快感!」

「嗯~ 」我闭上眼睛把自己想要的样子想了一遍,随即双手攀住妈妈的脖子,

双脚盘住她的纤腰,挂在她的肉棒上自行起落起来:「哎呀,人家里面好痒呢,

大鸡吧杀杀痒才好哟,我的好老公~ 」

妈妈的肉棒一抖,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响,低声说道:「这骚蹄子,真他妈的

受不了你!」言语中竟然多了一份男人的粗豪。我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滴熟悉

的阳精从她的肉棒前端挤进了我的身体!

显然妈妈并没有预料到这么早就有了泄意,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动用全身的力

量忍住狂泄不止的欲望,却挡不住一丝游精悄悄的跑进了我的身体。那一滴精液

连进入我身体深处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我新生的阴道壁瞬间吸收了个干净,紧接

着一刹那,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居然能够控制自己阴道的每一丝褶皱的每一个细

小的动作,如臂使指。

「这么快……」妈妈的脸上同时浮现出欣慰、惊讶和不甘的表情,肉棒的进

出都不再顺畅,显然是受了我阴道的压迫所致。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肉棒停

止进攻,颤声说道:「好女儿,别着急用里面夹我,还……还不能这么快给你…

…」一句话没有说完,竟又有些支撑不住!

我惊讶于自己阴道的异能,却也听得出妈妈话语里的焦急,忙收敛心神,体

内不敢再动一丝一毫,只将身体挂在妈妈身上,答道:「我知道了……好哥哥…

…你来要我吧……」

「这才乖~ 」妈妈长舒了一口气,把肉棒拔出一半,说道:「现在倒看看你

的下面,可是大不一样了呢!」

我这才想起这一番纠缠的目的,忙低头看去,只见我的小阴唇完全被「吸入」

体内,整个外阴仿用佛一块温润的粉晶雕琢而成一样,大阴唇纤秾合度,偶尔被

肉棒带出的沾着体液的嫩肉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粉嫩,配合微微俏立在阴部上方

的完美阴蒂,恐怕任何一个男人只要见了就会阳精狂喷。

「不错,」妈妈笑着把肉棒再次完全推入我的身体,赞许道:「虽然有些不

灵活,但是第一次嘛,以后越来越熟练,变换身体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由呢。」

「人家……人家好喜欢这个……下面……我才不要变!」

「你这个孩子啊,亏你以前……还是男人!」妈妈掩口取笑道:「你以为那

刚刚的所谓蝴蝶逼,就没有人喜欢了吗?有些男人专爱这样的肉穴,爱得紧~ 呢

~ 」她故意把一个「紧」字拉得极长,我顿时醒悟那「蝴蝶逼」由于小阴唇厚实,

进出之际偶尔堆叠在肉棒周围更添压迫之感,自然增加紧致让人流连忘返。

「正所谓,各花入个眼,」妈妈见我心有所悟的样子,接着说道:「上天赐

给我们万道森罗这样的神通,可不是为了要你由着你自己的审美设计自己的身体

的,而是要你借由它颠倒众生!所谓颠倒众生,就要依照众生各自的喜好变换自

己的身体呀!」

「可是妈妈,」我心有不甘的说道:「难道我要做一个奉迎任何男人的床上

用品吗?我们女人,就这样甘心做一个泄欲的工具?」

「问得好!」妈妈居然没有愠怒:「如果我的楠儿不问出这个问题,妈妈才

是会失望呢!你先告诉妈妈,女人和男人做爱的时候,为什么总会脱光衣服?」

「因为……热?」我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都吃吃的笑了起来。

「调皮!」妈妈伸手在我的额头轻轻拍了一下,笑道:「想来你也能明白,

女人啊,生就这一副肉体,天然就是为了勾引男人交合用的。所以不论长相如何,

我们做爱的时候脱光衣服,袒露肉体,是为了让自己身体上更加吸引男人的地方

显露出来,无论是胸、腿、还是两腿间的那个肉洞,只要露出来,男人们的欲望

就会被调动起来,这时候,即便是一个丑女,男人多半也上了。」

「那要本来就是美女呢?」我心有所悟。

「本来就是美女的话,有了肉体的加持,就会在男人眼中变成神,究其原因,

是因为人类早期就是母系氏族社会,任何男人骨子里其实都有对女人的奴性,只

是会不会表现出来的区别!男人一旦被唤醒了潜藏在脑海里的记忆,就会对你予

取予求!」

「那如果再……」

「没错,孩子,以你如今的外表,倘若再做到了投其所好的改变形体,又能

在床上对男人付出真情,即便没有任何神功加持,你也足以称得上神中之神,男

人为你奉献真精,赴汤蹈火,何足道哉!」

「原来取悦的最终目的,仍然是征服!」我恍然大悟!

「没错!诸多奇技淫巧,只是小道,真正的征服,要用真心。」妈妈点头道:

「不过,明妃之体的炼化真精,以及那诸多体术,倒真的是天下无双的外门功夫,

乖女儿不用急,等会儿妈妈把真精全都还你,那明妃之体自然恢复,到时候你内

外兼修,天下再无人能出其右!」

「人家才不管什么真精~ 」我眼中的柔情几乎要化作有型有质的液体滴落下

来,一把将妈妈的脸搂进怀里,把蒸腾着汗香的乳头递到她的嘴里,柔声道:

「我现在只想让你要我,我的第一个男人!」

妈妈大叫一声对我开始了最狂热的冲击,再没有了之前的端庄和稳重。我忘

情的跟着她的抽插浪叫着:「亲亲肉肉好哥哥,要我!要我!操死人家了呢~ 哎

呀,坏人,没心肝儿的~ 好爸爸,好妈妈,我可是你的亲……哎呀,咬坏人家的

奶子了,你这个坏儿子!」

很快,在我的浪叫声中,妈妈再次不小心泄出了一点儿真精,也回复了一些

理智,喘息着说道:「好女儿,你勾死我了,再来一轮我可真的忍不住了,好辛

苦。」

「干嘛要忍?」我用玉手轻轻拭去妈妈额头的汗水,温柔的说道:「尽管射

吧,我愿意给你生儿子!」

「傻孩子……」妈妈苦笑着说:「你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要不是你现在还没

有生孩子的地方,妈妈可不是早就射给你了~ 」

一言惊醒梦中人,我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体里还缺了至关重要的一个东西,不

禁难过得泫然欲泣。

「别哭别哭,宝贝儿~ 」妈妈安慰我:「你的一对睾丸现在已经在体内由阳

转阴,变成了卵巢,现在只是缺了一个子宫而已啦!」

「那怎么才能造出一个子宫呢?」我急切的问道。

「大力出奇迹!」妈妈突然说出一句打死我也想不到的话。

「妈妈你……开什么玩笑……」

「我可没工夫跟你开玩笑!要做出一个子宫,你自己存想子宫的样子,催动

情欲是内因,但是还需借助外力,那外力嘛,就是这根鸡巴的大力抽插,就像…

…吹气球!」

「那还不快来!」我听得兴趣盎然,急不可耐。

「急什么!」妈妈笑着啐道:「还需循序渐进,你的阴道还没开发完成呢!」

说着扶着我的双腿把我从身上抱了下来,两人身上的香汗交融在一起,在虚空里

飘散着。她把我轻轻的放平,我身下的空间立刻变得坚实起来,妈妈爬上我的身

体,一双嫩乳就着汗液在我的身上反复游走着,渐渐的乳头滑到了我两腿中间的

地方。

「女儿的阴道可不能大加挞伐,免得坏了形态,这浑身上下,我只允许你有

这一处,一旦成型之后再不更改,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尝试着猜想道:「天下间名器众多,若是模仿,就落了下乘,

我的里面,应该是独一无二!」我越说越坚定。

「不愧是我的孩子!」妈妈爬上来与我深吻,两对乳头同时变得挺立,互不

相让的挤压着对方。

「这次,我们换成最轻柔的做法,待会儿妈妈慢慢的进去,只进去一次,你

什么都不必想,一切随缘。」

「我明白了,我的好老公,要我吧!」我脸上布满红晕,轻轻的闭上眼睛,

仿佛这才是第一次破瓜。

「好媳妇儿,我来了!」我的双腿被妈妈温柔的分开,接着玉臀被牢牢的托

起,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滚烫物事悄然抵住了我的阴唇,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

那浑圆的龟头慢慢的在我的身体上挤开了一个口子,心里不由得有了些阻止它前

进的念头。

一瞬间,妈妈的龟头完全没入我的体内,但后续的部分则被我的大小阴唇牢

牢的控制住了,我一声娇吟,睁开眼睛,妈妈微笑的看着我,赞道:「厉害,锁

得好,这一关,可以叫做如意金锁!」

我的阴唇紧紧的箍在肉棒后端的冠状沟上,妈妈的肉棒在这刺激之下更显粗

硬和滚烫,弄得我的下体自然免不了快感连连,努力喘息调整了许久,终于吐气

发出浪声:「如意金锁……妈妈取得好名字,可锁住了妈妈么?」

「寸步难行,进退两难!」妈妈俯下身含住我的乳头,笑着说道。

「那不如快点射给女儿吧?」胸前麻痒难忍,我也越发难捱起来。

「妈妈可不是半途而废的人!」妈妈突然双手抄起我的一双笔直的玉腿架在

她的肩上,伸手按住我下体凸起的阴蒂,一股热力悍然从阴蒂直接灌进我的心口,

我登时心慌意乱,下体阴精狂喷不止不说,那「如意金锁」也瞬间失去了效用。

「呵~ 果然只有天仙销魂本身才能克制天仙销魂呢~ 」妈妈的语气里透出一

点自负,手上却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对着我的阴蒂展开了一轮猛攻!

在妈妈的一轮猛攻之下,我下身的门户瞬间失守,在我的忘情浪叫声中,妈

妈的龟头不疾不徐的向我的身体深处前进着,眼看在外面的部分只有她肉棒的四

分之一了。

「啊……不,不行,不要这样!」这样「坚定不移」的缓慢前进让我尝到了

前所未有的「入侵感」,浑身战栗着夹紧了双腿,一双玉足紧贴着妈妈的脸颊,

足趾向脚心处用力的扣紧过去,仿佛一对白嫩的玉兰花苞。

妈妈停住前进的步伐,一手一个的握住我的双足,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笑道:

「女儿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绝色,不过想必对这双脚格外有自信,是不是?」

「呼……」我长长的缓了一口气,尝试着适应妈妈粗大的分身,羞道:「这

双脚……有……有一套法门……」

「我知道,」妈妈笑道:「不然怎么说阿修罗一道的外功独步天下呢,能藉

由功法养出这么一双绝世的宝贝,真是我见犹怜!」说着竟然把我的双足足心对

在一起,樱口一张就含住了一对儿粉雕玉琢的脚趾!

「哎哟~ 不~ 不能啊~ 我……」我哪里想到妈妈会对我的双脚突然下手,双

足传来的麻痒让我立刻方寸大乱,没错,明妃之体对于双足的开发堪称世间床上

功夫中的极致,在未曾失却明妃之体的时候,我的一双脚曾经勾出过数不清的精

液,对炼就体内的真精可以说居功至伟,可偏在之前对阵妈妈的时候毫无作用,

反倒被妈妈吸干了真精。此时我明妃的功体虽然尽失,但刚刚完成脱胎换骨,这

双脚比之前更加秀美十倍,让我自己信心大增,更不要说我内心对于「为男人足

交」的喜爱近乎天生,双脚的敏感远超常人,此时落入妈妈的嘴里,自然丢盔弃

甲,淫叫不绝。

妈妈对我的哀求来了个充耳不闻,灵活的丁香小舌在仔细宠幸完我的每一根

足趾和每一条趾缝之后,悍然染指了我最柔嫩的足心!我抬头望去,只见她把我

的一双脚牢牢的并拢在一起,舌头在中间的缝隙中飞快的进出,直把我的一双嫩

脚当成了女人的阴道一般!

蚀骨的麻痒从我的脚底闪电般的蔓延到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尖叫声中,我

的纤腰高高地抬离地面,仿佛一张绷紧了的弓,双乳竟然鼓胀如球,连乳头都肿

胀到了之前的两倍大小!正在无助的时候,妈妈的冷静的声音传入脑海:「楠儿,

别忘了妈妈这么做的目的!」

我心里一惊,灵台瞬间清明,无法控制的情欲马上有了归宿,我睁开双眼,

媚眼如丝,巧笑倩兮,对着眼前的人柔声道:「郎君倒不嫌人家脏呢,可不知道

人家的脚是什么味儿,一会儿要告诉我才好哟。」我语带娇羞,就像是夫妻二人

在享受闺房之乐的时候女人的调笑,显然已经不再把妈妈当成一个女人,而是自

己真心对他予取予求的郎君。

就在我话已出口的刹那,全身的麻痒仿佛有型有质,汇聚成了一条溪流,缓

缓的流向了我的下身,从体内钻进了我的阴道!紧接着,本来好整似暇的妈妈突

然双目圆睁,连呼吸都停止了,显然是在对抗着射精的冲动!我凝神之下,赫然

发现自己的阴道竟然「活」了过来!每一个褶皱,和每一块嫩肉,都在用不同的

频率,不同的方向摩擦着体内的肉棒,更时不时的汇聚成一股股合力,狂虐的挤

压着入侵者!

「这就是……万道森罗……的力量!?」我心里的惊骇几乎压过了喜悦,一

时间瞠目结舌。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妈妈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堪堪忍住了狂泻的冲动,

脸上却多了几分疲态,看着我低声道:「好个明妃啊,果然是天纵之才!刚才这

中段的宝贝,几乎要了妈妈的命……」沉吟了一下,接着解释道:「好孩子,妈

妈没有泄给你,可不是妈妈贪心。你现在子宫未成,菊门又没了炼化精液的能力,

贸然吸收了这么多真精,恐怕后果是爆体而亡,万道森罗只能变化身体,可没有

炼化的能力呀。」

「妈妈辛苦了,我都明白。」我把双脚缓缓从妈妈手里挣脱出来,支在地上,

唯恐妈妈再次进攻我的双脚引发什么不可控的后果。

「这阴道的中段宝器如此霸道,可得想个霸气的名字才好~ 」妈妈似乎对于

起名字非常热衷,歪着头想了一想,突然拍掌道:「有了,楠儿的阴道催动起来

让我麻痒难忍,只想拼命冲刺解痒,却又被挤压着榨精不止,不如就叫万蚁噬天

如何?」

「咦~ 好恶心的名字!」我鄙夷道。

「名字要贴切就是最好,你给人的折磨就是这样的感觉,不然妈妈怎么可能

这么辛苦?」妈妈不以为然:「再说了,你以为床上交合是江湖比武么,一招一

式还要报上名字?听我的,就叫这个了!」说着一把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

「哎呀天哪,你的花样好多!」我罕有地刮了一下她的脸蛋儿,浪笑道。

妈妈笑吟吟的盘膝坐下,分开我的双腿绕在她的腰上,笑道:「我的乖女儿

现在就像是个菩萨,这莲台是不能不坐的啦!」

「你讨厌~ 」我娇嗔道:「还不是累了想让人家自己动!」说着双脚在妈妈

腰间一扣,耸动着屁股就要坐下去。

「且慢!」妈妈一把托住我的屁股阻止了我,一脸淫笑说道:「宝贝女儿真

是识趣,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妈妈生了两个儿子,今天终于尝到了女儿的

滋味呢~ 」

我心里明白妈妈调情的目的是为了让我的万道森罗再次发挥到极致,以完成

最后一段宝器的修炼,于是跟着笑道:「好一个尝到了滋味呀,妈妈你这次可尝

得彻底了呢~ 」

「谁说不是呢~ 」妈妈随手在我的玉臀和腰间放肆的揩油,嘴上更加放肆:

「真是让我几乎想要舍弃了这一身女人的皮囊,做你的爸爸,来个肥水不流外人

田!」

「荷荷~ 妈妈你下面长着这么大的一根鸡巴,比一般男人还强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妈妈露出回味的痴女表情:「你爸爸的鸡巴可比我

还大呢~ 那滋味……哎呀,还是做女人舒服!」

「是我爸爸,还是我哥哥?」我的胸前玉佩透出精光,双眼里满是情欲的火

焰:「你这个乱伦成性的荡妇!」万道森罗催动,柳腰一摆挣脱了妈妈的双手,

慢慢的坐了下去!

「你~ 你看到了!?」妈妈惊骇不已。

「这玉佩能查人心,跟有没有明妃之体可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继续缓缓向

下移动,把乳头送进她的嘴里:「他叫张桦,对不对?他的鸡巴……真的好大呢

~ 」

万道森罗第一次被我主动催动,威力非前几次可以匹敌,一瞬间妈妈的龟头

马眼与我的马眼变成的子宫口紧紧贴在一起,爽得她只顾着拼命的啃咬着我鲜嫩

欲滴的乳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哎呦~ 」乳头上又痛又快,天然的性感带与足间不遑多让,我奋力将这锥

心的快感搬运到下身,刹那间奇变徒生:从我后天形成的子宫口,猛地喷出一股

极为细小的水流,赫然钻进了妈妈的马眼当中!那感觉,与我射精的快感极为类

似,又有些说不出的微妙差异,最妙的是,这细流并不像射精那样只有一次,而

是能够随心所欲的控制频率和力度的多次喷射!

充当「莲座」的妈妈此时此刻的感受恐怕无可言说,我低头看去,只见她已

经爽得双目翻白,呼吸也混乱不堪,于是用力压住自己下身的快感,笑道:「妈

妈,看来这个宝器的名字你怕是没心思取了,女儿呀,倒是有个主意,这最后一

段嘛,就叫,灵蛇吻!」

「阳……阳关三叠,祖上的传说……应验了……」妈妈胡乱的喃喃着,突然

双手乱挥:「女儿,不,不好了,妈妈要~ 要射~ 了~ 」

我大惊失色,忙收住「灵蛇吻」处闪动的「蛇信」,心里响起刚刚妈妈的告

诫,自己子宫未成,接纳这真精怕是要出事情!但眼看着妈妈即将精关失守,也

唯有准备咬牙硬接下这本属于自己的珍宝了!

正在这时,剧变突起!

不知何时,我和妈妈在虚空里都已经处在悬空的状态,而盘腿而坐的妈妈身

下,赫然仰卧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的下身,已经完完全全的没入妈妈的阴部!

就在我发现他的时候,妈妈本来已经开始疯狂跳动,喷薄欲出的肉棒瞬间萎

靡了下去!紧接着,以妈妈的肉棒为媒介,我察觉自己阴道内的淫水,正在急速

的涌入妈妈的马眼!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苍老男声从妈妈身下传来:「你们母女二人倒也不用担

心,这真精嘛,早就应该属于本座。如今却劳烦本座亲自来取,张素馨,你可知

罪!?」

作者的话:剧变往往在一马平川的顺利中突然出现,这是小说一贯的套路。

可以明确的说,我从来没有计划让明妃顺利的得到子宫,之前有读者希望看

到的「美母献精」的香艳场面,估计是要落空了。接下来,青城篇的最终bos

s,即将闪亮登场,哦,不对,其实他早已登场,不知道大家是否发现了,可以

多多留言讨论。

荣耀十一人安卓版

风云七剑

三十六计无限元宝版

远征手游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