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改委棒打水泥业垄断意外烂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45:06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发改委棒打水泥业垄断意外“烂尾”

“国家发改委已派出30个工作组,赶赴各省市区严查水泥业垄断”,一则业内的消息揭开了《反垄断法》颁布五年后,发改委等部门对水泥业及市场的一次大规模规范行动。出于种种原因考虑,发改委最终作出一定妥协,定性不属于垄断行为,但对涉及“锁窑”的东北、湖南地区部分企业,将处以一定罚款。

该来的还是来了。始于去年年末的水泥业“锁窑”事件,终于引发国家发改委严查行业垄断。

“派出的30个工作组完全是突然袭击,工作组来了后直接封存文件和电脑资料,多家企业的停窑记录被收缴。”知情人透露,自2011年四季度以来,受累于产能过剩、需求不振,水泥企业使出停窑、延长检修、限产等各式限产保价手段,直至激进的“锁窑”。东北不少企业在窑炉运行的电闸中控室里甚至上了几把锁,联盟企业一人一把钥匙,只有人员到齐后窑才能开。

除少数地区收效外,大多数的合谋均以流产告终。记者最新了解到,出于种种原因考虑,发改委最终作出一定妥协,定性不属于垄断行为,但对涉及“锁窑”的东北、湖南地区部分企业,将处以一定罚款。虽然水泥行业躲过一劫,但此次垄断调查的冲击波仍在发酵。

工作组突袭生产大户

停窑记录被起获

“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派出30个工作组,赶赴各省市区严查水泥行业垄断。”一则业内的消息,揭开了《反垄断法》颁布五年后,发改委等部门对水泥业及市场的一次大规模规范行动。

据了解,此次查垄断,水泥业巨头首当其冲,重点之一是价格联盟;一旦查实,处罚的力度将较以往更加严厉。突袭直接导致水泥股3月18日前后的全线大跌。

“消息是真的,两天前我们对水泥生产商草根调研时,就知道了。”沪上一券商研究员对记者称。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发改委工作小组直接进驻相关企业,事先并没有知会水泥协会。“来了后,首先封存文件和电脑资料,直接在电脑里搜索带有协同、锁窑、联动之类关键词的文件,查找价格垄断的证据。”

这场风暴几乎波及国内所有大型水泥企业,湖北、吉林等地的过往停窑记录均被起获。“按照工作组透露的口风,一旦被坐实为不正当竞争和垄断行为,将会参照其他行业处罚,最有可能的方式是直接罚款,金额为当年营收的1%。”知情人表示。

此前,茅台和五粮液公司同样因价格垄断被罚4.49亿元,创下我国反垄断史上最大罚单,罚金正是上年度两家酒企销售额的1%。

畸形“自卫”竟成风尚

水泥“卡特尔”遭质疑

去年岁末开始在行业盛行的“锁窑”,无疑成为促使发改委严查的导火索。

何为“锁窑”?“锁窑”是在窑炉运行的电闸中控室里上了几把锁,并在铜锁周围严密缠着多层七八公分宽的透明胶条。

之所以出此计策,是因为过往各家企业口头上很响应停窑,但实际行动时却各怀心思,有的就停一个礼拜。出于无奈,只有协同锁窑。

2012年全国水泥行业实现利润总额657亿元,同比增长下降32.81%。分区域来看,只有东北地区略有增长,其余区域均大幅下滑。尤其是黑龙江的水泥企业盈利比2011年增长22.92%,表现相当抢眼。东北行业人士并不讳言,“那是‘锁窑’带来的实惠!”

在东北地区首开先河后,“锁窑”在四川、重庆、陕西等西南地区蔓延。此间,与当地企业交流时,没有企业将锁窑与垄断联系在一起,反而觉得这是可以推广的做法。

这一点也得到一家水泥上市公司内部人士的确认。他表示,“许多南方企业都是这么干的,只是东北被媒体广泛宣传,成了出头鸟。”

质疑声音终于出现。业内影响力最大的门户网站、中国水泥网2月17日的一篇评论员文章,直言“锁窑保价,锁住的不是窑,是市场竞争,是一种可能侵犯消费者利益的举动,是有悖于国家现行规定的行为。”(详见锁窑锁住市场竞争 恐有垄断之嫌)该文认为,水泥企业约定锁窑限产,从而达到保住较高价格的目的,难逃价格垄断之嫌。更何况2011年1月,国家工商总局颁布3个《反垄断法》配套规章,规定即使经营者没有书面或口头协议等证据,彼此间心照不宣的默契行为,也可认定为垄断协同行为。这与卡特尔类型的垄断行为极其吻合。

<<首页12末页>>

“见过无利润的垄断吗”

产能过剩化解唯一出路

2012年水泥行业的惨淡众所周知,净利下滑五成以上的年报比比皆是。进入2013年一季度,水泥业仍在亏损的边缘挣扎。

这让发改委的铁腕调查,被诸多业界人士难以理解。“你见过无利润的垄断吗?白酒被罚,是因为确实价格高得离谱、企业富得冒油。水泥停窑、锁窑、限产,都是无奈之举,是现阶段解决产能过剩的唯一出路。”有企业界人士向记者抱怨。

据其回忆,2011年7月华东区域曾想水泥提价至500元/吨,当时全国通胀压力巨大,发改委在协会陪同下约谈企业负责人期望不要涨价,最后价格稳定在450-470元/吨。他告诉记者,当时光景好,发改委不让涨价,没有锦上添花;现在行业困难,如果再不让保价,就是雪上加霜了。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对记者表示,水泥业比较分散,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寡头。所谓“锁窑”是出于保护、锁定最低利润成本,况且这种限产长期来看也是无效的,“一旦行业稍微好转,只要其中某一个成员降低价格,必将从中获利。所以锁也是锁不住的,这种价格联盟必将瓦解,因此并未构成事实上的价格垄断。”

不过有券商研究员则认为,“中国水泥的这种协同联盟还是比较罕见的,停窑的举动也比较激进,事实上构成价格管控。行业内不少高层多次在公开场合称‘协同比价格重要’,呼吁企业一起保价,也有违行业本身运行规律,仅是延缓调整的时间罢了。”他也提醒说,这次被调查的绝大多数为知名国企,发改委也不会一棍子打死。

值得一提的是,成本控制水平业内最高的龙头海螺水泥,或可在这次风暴中全身而退。2012年海螺运转率92%,而中建材仅6成左右。今年一季度海螺日出货量65-70万吨,达到去年旺季水平。券商研究员认为,海螺未积极参与过协同,受牵连的可能性较小。

发改委“刀下留人”

最终定性不涉垄断

尽管情有可原,但水泥业的这种做法并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则。坚决查处,还是纵容妥协?

记者了解到,中国水泥协会名誉会长雷前治3月20日和相关企业负责人前往发改委,陈述水泥业价格协同行为,提供行业数据论证。考虑到水泥行业产能过剩、2012年利润率较低、价格协同行为持续时间不长,发改委最终定性不属于垄断行为。但对涉及“锁窑”行为的东北、湖南部分公司将处以一定罚款。

尽管垄断调查风波行将曲终,但它对水泥行业的冲击却继续发酵。

近在眼前的情况是,行业即将由淡转旺,需求恢复库存下降,产品季节性提价必然成行。但由于此次调查事件对业内震动极大,加上协会组织的“隔山震虎”,水泥企业不敢贸然提价,即便事件淡化后择机提价,空间必然有所压制。

而从长远来看,未来水泥企业对参与行业协同心存顾忌,也将倒逼行业另谋出路。3月16日在浙江杭州举行的2013年水泥行业年会上,“倡导价格协同”已不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强调“通过科技创新加强节能减排”。

然而,这毕竟不是解决产能严重过剩的根本办法。企业、行业层面遭遇的这一重大困境,还需要更强有力的顶层推动。

<<首页12末页>>

冰箱清洗

路牙石钢模具图片

电动磨光机货源

机械设备翻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