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沙滩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应该抓住新印度的机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51:57 阅读: 来源:沙滩车厂家

中国应该抓住“新印度的机会”

“印度特使在香格里拉对话有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有没有说中国什么?没有说过分针对中国的话就好。”6月2日,香格里拉对话结束翌日,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杜赞奇教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这样反问。

在杜赞奇看来,中国和印度作为两个大国,又是邻居,过去半个世纪里关系“非常一般”。“在这期间两国成功避免了发生严重冲突,实在相当幸运。”

杜赞奇说,“如果两国能在未来十年从经济和民间交往取得重大突破,那就更好了。”

印度今年完成了政府换届,新总理莫迪5月26日宣誓就职。莫迪上台后,马上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访问印度。

杜赞奇认为,莫迪所代表的新印度表现出跟中国加强合作的愿望,实际中印度也有与中国加强合作的需求,“中国应该把握机会”。

不在意的邻居

中国和印度,在过去大约半个世纪里,并不特别在意对方。为什么?在杜赞奇看来,因为他们的关注焦点都转向了西方国家。结果,在两国关系最密切乃至称兄道弟的1950年代过去后,两国的中小学教育就很少提及对方。“想想两国在历史上非常悠久的联系,加上两国都在国际事务当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彼此的了解应该大大加强才对。”

杜赞奇认为,印度迟迟不愿推动了解中国的一个原因在于印度还没能迈过1962年战争这道坎,没有一个印度政党敢冒得罪选民的风险,制定亲中的政策。但现在的印度不一样。现在的印度人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能够更好地面对这段历史。

在中国这边,在杜赞奇看来,问题出在印度提供了一个意识形态上的坏榜样——如果你要看民主的失败,看印度,这就是民主的失败案例。“当你常常听说,‘难道你想要跟他们一样?’你就不会特别想了解印度,你更愿意了解好的榜样。”

中印两国还有边界问题。“这是大问题,但这问题是不是必然就要成为隔绝了解与合作的障碍?”杜赞奇反问,“现在给外界的印象,边界问题更像一个很方便的工具,谁想给中印双方制造一点麻烦,就可以提起此事,让双方都感到别无选择,只能针锋相对。”

他认为,至少从中印的角度看,双方都有所克制是最理想的情况。若能彻底解决边界问题,这当然最好了。

杜赞奇认为,中国要绕过这道坎,加强与印度的民间交往,推动中印经济合作。

首先是推广关于对方的文化和语言教育,比如现在印度终于有了第一家孔子学院。印度也应该到中国开设同样的机构,可以命名为泰戈尔学院——因为泰戈尔在中国很受推崇。在中国,泰戈尔的作品出版了很多不同的版本,恐怕都超过了印度本土的数目。

我们也在敦促印度这么做。印度跟中国一样,文化丰富多彩、博大精深,从通俗作品比如宝莱坞的电影到高雅的舞蹈、诗歌等等都有,应该向中国学习,成立泰戈尔学院,到中国传播印度文化。

不过,杜赞奇认为,至少到目前中印两国还是“没有足够认真对待”这些问题。

比如,迟至最近印度才有了第一家孔子学院,排在其他很多国家后面,而印度政府还没有经济实力在中国建立一个类似孔子学院的机构。

“中国人能不能资助中印文化交流,资助建立泰戈尔学院呢?”杜赞奇提出设想,“我知道中国企业家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比如这套丛书,《从西天到中土:印度新思潮读本》,我也有著作包括在内,就是一位香港企业家资助的。”

他认为,如果印度政府可以主动接触中国企业家,也许事情就做成了。

“强人”莫迪与新印度

印度今年完成了政府换届,新总理纳伦德拉·莫迪5月26日宣誓就职。关于莫迪,杜赞奇认为,可以从以下几点开始了解。

首先,莫迪出身贫寒,而且属于新一代领导人——新一代领导人也说英语,但不会把英语当做母语,而是像多数中国人一样,把英语当做教育的结果。他们的母语是印度语或其他印度方言。这与视英语为母语的印度人不一样。

“我是在1950年代的印度成长起来的,当时印度的精英集团包括教授等等都把英语当做母语,跟现在的新领导人完全不同。”杜赞奇指出,莫迪这一点让一些人感到不太舒服。

“从这个角度说,随着新一代领导人上台,一个新印度正在登场。”杜赞奇指出,“这不是革命,没那么夸张,但很显然是一个新国家出现了。”

其次,莫迪是一个强人。像俾斯麦,他的选举胜利属于他自己,就跟美国的总统大选差不多,选民选的是他,他的政党依赖于他,而不是他依赖他的政党。这大概是印度自尼赫鲁以来,第二次出现一个强人领导,自己赢得胜利,然后大权在握。印度现在需要这么一个强人。

那么,中国该怎样跟莫迪打交道?

杜赞奇认为,首先,要知道莫迪有发展印度国内经济的需求,他认同世界是多层面的,并且印度现在处于优势地位,因为美日等国都在热切拉拢印度;但他也很清楚,中国作为一个强大的邻居,不容忽视。“我认为他会推动跟中国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他有这个积极性。”

同时,作为一个强人,莫迪也说得很明白,关于军事事务,他将毫不含糊。

最近的两个人事安排就说明了这点:一是在印度东北邦任命了新的联邦首长,该地区与缅甸、中国接壤,本来就足够引人注目,而莫迪的人选恰是作风同样强硬的前陆军总司令V. K.Singh,此人说自己的首要工作是加强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改善道路和通信条件,使军事上的准备做得更充分,至少跟上边界另一边的中国的脚步。二是将前情报专家Ajit Doval变成国家安全顾问,此人善于不按常理出牌,曾经处理劫机事件等棘手突发状况。

莫迪想要传递的信息就是印度要做好军事上的准备,这主要是给两个重要邻居——中国和巴基斯坦看的。不过,他最迫切的是寻求经济合作。

机会来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态势和格局,杜赞奇指出,中印关系“现在就有机会”突破。

现在,日本正在拉拢印度。日本已经应邀参与德里-孟买产业走廊的基建工作,这是一个大项目,投资超1000亿美元,日本的投资已经占了相当重要的份额,中国不能坐视不理。

印度需要经济复苏,需要外来投资,代表莫迪出席香格里拉对话的印度特使不是把日本称为“全天候朋友”么?这说的主要就是日本的投资。“这对中国一样意味着机会,中国对迫切需要投资的印度而言也可以成为这样一个朋友。”

这位印度特使在香格里拉对话也明确说:印度希望对亚太和平与稳定进程做出非常坚实的贡献;具体到中国,印度希望能在贸易、工业、文化和青年交流等领域有所推进,建立一个机制,推动印中两国建立更多民间交流。

这是一个清晰的信号。为什么他要这么说?因为他代表新总理莫迪,而莫迪当选的重要原因,就在于大家认为他能带来经济复苏——他有理由感到时间紧迫。

对这些信号,杜赞奇认为,“中国不会看不懂”。他特意将中国外交部长将访问印度作为例证。

6月8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将访问印度。这是印度新总理莫迪上任后两国举行的首次高层会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外交部长王毅将在新德里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王毅将会见印度新任外长等官员。王毅的另一身份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使。莫迪已经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访问印度。

“如果说要给中国什么建议,我会说,抓住这个机会!”杜赞奇说,“从经济上参与,不让日本专美,还有就是大力推动民间交流。”

杜赞奇拿旅游业举例。“印度的基础设施很糟糕,我听很多中国人抱怨在印度吃不上像样的中国菜,但这就是机会,去开餐厅啊。”杜赞奇说,“鼓励中国企业家到印度去投资吧。莫迪也说他的一个目标是把印度变成商业友好环境,这既是民间交流,也是经济合作。”

“说到底,朋友总是越多越好,而民间交流和经济合作可以成为两个大国友好交往的基石。”杜赞奇指出,“只要双方形成足够密切的民间联系,友好就会变成一个自然的选择。”

石家庄取向硅钢片

贵州弹波

郑州针灸治疗仪招商

相关阅读